Skip to content

记录 2019 – dapp/otc/exchange 篇

>> 已然 2020 春节,想着需要回顾下 2019 年经历的一些事情,留下文字来记录。

19 年 3 月份去了现在的公司,做矿池业务。回顾自己在区块链里做的事情,也算是起起落落,这边做个小结。

dapp

最早是在 17 年底到 18 年初开始学习写 dapp,在 17-18 春节的时候上线了 dapp 并赚了点小钱(之前博文有提到过)并开始决定做区块链方面的创业项目。

现在回过头分析狭义 dapp (狭义广义差别读下去自会有数)这个事情,我觉得这是个重模式、前端、运营的事情。首先这个东西模式得足够棒,在现在群体里面很简单 – 可以赚钱。其次,如果模式很普通,那就必须做得很好看,所以需要非常好的前端。像非常好的 dapp 游戏,往往不是懂区块链的公司找了几个前端做出来,而是游戏公司找了几个懂区块链的做出来的。最后,不管前面搞得怎么样,运营推广是重中之重。我们的 dapp 能赚点小钱,优势就在于模式已经教育过用户,前端很烂,但找到了 Nick 来推,所以一下子就爆发。

而再来看广义的 dapp,Ethereum 能爆发靠的便是 1CO,通过 1CO 积攒了声誉,吸引了大量的开发者,而维持至今则仰仗以 MakerDAO 为代表的 DeFi 类项目和各种 CeFi 在上面发行的稳定币。EOS 有极高的 TPS 并引入链上随机数,两个关键特质吸引了菠菜应用大量喷薄进而爆发。正所谓成也随机数,败也随机数,由于随机数机制不完善致使大量菠菜应用被 hack,EOS 也成为黑客们的天堂。TRON 没有深入了解,但观察其方式做出几点猜测:一是兼容 Ethereum,可以让 Ethereum 上的 dapp 很容易迁移(基础);二是 TRON 撒钱很多,孙宇晨又是 PR 里的王者(关键);三是 TPS 够,体验不错。

总结下,dapp 是个试验场,会有各行各业的想法在上面实验,那所需要做的是努力把基础设施做好,tps 是关键,就像我们无法在 3G 时代做现在 4G 的户外直播、刷抖音。

otc/exchange

在离开第一个创业项目后,开始和朋友一起做 otc。当时我们发现 otc 是一个非常重要且刚需的市场,刚好也找到了金主爸爸,遂开搞。搞的时候,也联系了几家想接法币入金的 exchange,后来发现自己 otc 完成的钱,最后能流到自己的 exchange,然后就又搞了 exchange。当时可能有金主爸爸的关系,步子迈得很大,钱烧得也很快。后面的事情具体不谈,就说说我对 otc、exchange 的认知吧。

首先 otc 是一个需要银商的市场,一般来说需要官方自己来做银商,而做了有一定名气来会吸引别的银商过来。银商赚的钱非常清晰 – 买卖差价,所以一定会有人来做。那平台要解决的问题是服务的速度。如果用户付完钱,银商放币速度很慢会对体验造成巨大的影响,所以我们当时是设计了机制来考察银商的服务,并且设计了 24h 服务,让用户随时都能买到币。第二个问题则是会收到黑钱。这是个非常恶心的事情,具体解决方案可以参考友商。

到这里,最基本的 otc 服务就做完了,如果平台做得足够好是可以吸引用户的,但平台本身收入的增长是个大难题,所以可以看到有些 otc 平台开始做借贷服务,也有的在卖指数,最后很多还是转型到 exchange,otc 到 exchange 是必然发生的。

下面再来说 exchange。exchange 是个挺考验技术的活,业务非常清晰但很重,而且最难的是撮合引擎。从现货交易所一直到衍生品交易所,“赌场”能玩的品种越多,杠杆越大,客人就越喜欢。就算这些都完成了,许多小交易所会面临这样一个问题:用户凭什么来小交易所交易?相比其他交易所,你们有什么优势?这其实是所有做增长的领域都会遇到的问题。首先很容易想到方法就是做小币。有个搞 exchange 的朋友,他的想法就是做长尾,不断的上各种小币,希望长尾的量能超过几个主流的交易对进而做大。还有当年风靡一时的 fcoin,交易即挖矿的模式让他一举成名。成功的各有各的方法,我们当时打法在小 exchange 里也是另辟蹊径,有一帮小几百人的销售团队。

再说下 exchange 赚的是什么钱。首先大家都看到的是交易手续费,但只有大 exchange 的手续费赚得够多,中小 exchange 的量没法靠这个维持。其次则是上币费,中间的猫腻不谈,但对小 exchange 来说,往往是不收上币费,因为需要项目方来引流。还有便是大家常说的“割韭菜”了,具体怎么操作,利益怎么分配。。。

现在也能看到比较多是卖(租)交易所服务,按月收费并收取一定手续费比例,维护整套交易所服务,可以选择共享同一套深度。

矿池

矿池是我在 2019 新开始做的方向,会另开篇幅做分析。

Post a Comment

Your email is never published nor shar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
*
*